中国水利新闻

您的位置:主页 > 中国水利新闻 >

中科院院士窦国仁:对长江防洪的八点思考

发布日期:2020-10-06 23:15浏览次数:
关于1998年长江洪水,有一点我们总结的东西很多,对于我们已完成今后的防汛任务仍有救赎。 1998年长江洪水洪峰流量虽不是历史上仅次于,洪峰水位却相比之下多达历史最低。经常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很多,主要是由于泥沙淤积,造成长江过水断面深感增大,两岸湖泊分蓄洪能力大幅度减少。多达,长江中下游通江湖泊面积上世纪50年代约17198平方公里,80年代仅有只剩6605平方公里,增加了61.5%。失去的湖泊容积多达300亿立方米,大大降低了长江中下游湖泊的调蓄能力。

中科院院士窦国仁:对长江防洪的八点思考

解决问题长江洪峰流量并不大而水位很高的问题,除了减小长江两岸湖泊的分蓄洪能力外,还要强化长江上游的控制能力,减小长江河道的排洪能力并创建分洪区。减小上游洪水的控制能力必须修筑防洪水库或对现有病险水库展开除险修整。 防洪是个系统工程问题,必须将治标和治本、当前和将来、上下游左右岸问题统筹兼顾,将加宽修整大堤和充分发挥上游控制工程的起到、强化分蓄洪能力和增大河道排洪能力、工程措施和非工程措施有机融合一起,方能充分发挥投资效益,提升抗洪减灾能力。 基于以上了解,我有以下几点明确建议: 一是必需坚决科学水利。防洪是一个简单的系统工程,必须大力开展科学研究工作,无法匆忙行事。要通过科研工作使防洪投资充分发挥其效益。 二是充分发挥长江两岸湖泊的分蓄洪能力。为此,首先要研究江湖地下通道和湖泊的泥沙淤积问题,特别是在要对各江湖地下通道的过水断面展开研究,以符合分洪的必须。为了给退耕还湖和移民建镇获取条件,必须研究利用筑堤土创建人工岛,并对建居民岛的可行性、创建居民岛的规模以及筑堤范围、筑堤深度等积极开展研究,借此切实可行的方案。为了减小湖泊的调蓄能力,必须研究江湖地下通道口门建闸的可行性及其规模和调蓄高度。 三是提升防洪标准,修整干堤。长江大堤系由历史构成,堤身动荡,基础不牢,在长年低水位洗净情况下不易再次发生渗水和管涌,甚至经常出现崩岸险情。长江大堤有3000公里宽,将其全线提升到百年一遇的标准,非短期能为,因而必须对长江大堤的加宽修整标准展开研究,以便分段实行。在研究关键河段堤身和基础改建具体措施的同时,也要积极开展修整大堤的新方法、新工艺和新材料的研究。 四是对适当河段展开筑堤和整治。长江河道比较平稳,泥沙冲淤积基本均衡,但有些河段的主流仍有转动,河床也随之冲淤积变化多端。尤其是当上游邻近河段再次发生冲刷时,下游河段近于有可能再次发生淤积,因此必须对长江河道的泥沙冲淤积问题展开研究,并在此基础上研究筑堤的必要性和可行性,明确提出整治和解决方案,以减小河道的行洪能力。 五是水库建设和病险库的除险修整。上游控制性工程是防洪的最重要手段。现有的水库,如隔河岩水库、漳河水库、丹江口水库和葛洲坝工程皆充分发挥着防洪起到。三峡水库竣工后,将使长江中下游的防洪形势大为改观。我们还要更进一步研究在长江干支流上修建水库的必要性和可行性。此外,已辟水库中许多是病险库,无法充分发挥其理应的防洪效益,因此建议对其展开除险修整。 六是提升防洪抢修技术。1998年防洪抢修主要依赖大量人力找到险情及时堵漏。为了提升找到险情的能力和提升抢修的效率,建议积极开展大堤安全性检测仪器的研究和防洪抢修技术的研究。 七是强化非工程措施的研究。在1998年防洪过程中,水情预报充分发挥了较小起到。为了更进一步充分发挥非工程措施在防洪中的起到,必须对遥测和通讯系统、行蓄洪区调度应用于等非工程措施更进一步研究和研发。 八是强化上游水土保持。将近几十年来长江上游植被毁坏相当严重,从而引发大范围的水土流失。虽然长江流域面积大,萎缩的泥土仍未转入长江干流,但长此下去必定不会减轻长江的泥沙来量,使防洪形势更加不利。因此封山植树、退耕还林十分必要,必须对这方面的有关问题积极开展研究。(此文为窦国仁院士遗作) 窦国仁 1932年生。曾获得列宁格勒水运学院学士、副博士、博士学位。历任南京水利科学研究院工程师、高工、副院长、院长、名誉院长等职务,1991年11月被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曾任交通部技术顾问、中国水利学会泥沙专业委员会主任、中国水利学会副理事长、中国海洋学会海洋工程分会理事长、中国海洋学会副理事长、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水利工程学科评议组召集人,还担任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河海大学等校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