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局公布

您的位置:主页 > 环境局公布 >

跨省转移、层层转包……固废乱倒背后有哪些执法痛点?

发布日期:2020-10-12 23:15浏览次数:
01案例一 层层转包,灌入废置树脂粉88.5吨一个冬日晚上21时许,坐落于安徽省宣城市宣州区孙埠镇陈村旁的水阳江大堤上,一辆装载货物的卡车以及追赶其后的一部铲车,在刺骨的寒风中,幽灵一般较慢艰苦地乌龟在坑坑洼洼、凹凸不平的堤埂上。不一会,两辆车停车在一处河滩挖沙产生的水坑旁,卡车上的货物被很快灌入于水坑中,紧随其后的铲车将满布在河滩上的遗撒物草草覆盖面积后,匆忙离开了。

跨省转移、层层转包……固废乱倒背后有哪些执法痛点?

不远处,陈村村头的一位村民,借着闪光的车灯不经意间一瞥,甚是奇怪。第二天隔天,这位村民回到水坑旁,一股古怪的气味瞬间排出鼻中,他想要了想要,拨通了环保热线电话。水阳江,长江南岸支流,在宣州区,自南而北跨越全境,境内长90公里,也是宣州区城乡居民最重要饮用水源之一。当地生态环境部门很快正式成立专案组,将其定位为“陈村灌入案”,开展调查。从水坑中沉船出有的灌入物,外观辨别归属于工业废渣。环境监测人员在现场萃取了样品,并对水坑水体展开取样。调查人员倒数在现场及周边进行3天探访,找寻目击者人、知情人,查寻灌入行为人,皆一无所获。调查人员不能从灌入的工业废渣中找寻“蛛丝马迹”,他们不放过现场遗留的每一张纸片、包装袋碎片以及与“工业废渣”相关联的残片,顺藤摸瓜,再一瞄准工业废渣产生源头——浙江杭州某环保科技有限公司。这家公司主要专门从事经营废旧电子类线路板、废旧手机电池搜集、储存、利用,具备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资质。这家公司对废旧线路板分选重复使用金属后产生的树脂粉残渣(危险废物),因在当地无法获得及时处理导致大量库存,之后由该企业业务人员朱某寻找浙江临安人丁某楼。丁某楼联系上安徽宁国人张某宁,由张某宁伙同安徽宣州人李某明、余某明,层层转包,最后分3次将总计88.5吨工业残渣废置树脂粉灌入在水阳江河道内滩地挖沙产生的水坑中。“陈村灌入案”自此水落石出。依据“两低”环境司法解释,生态环境部门将此案收押公安部门。02案例二委托“处理”,移往污泥2000余吨与此案相近的,还有一起“卫东填平案”。苏州某污水处理厂,将其污泥通过招标方式,委托苏州某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展开处理。该公司寻找苏州一当地人顾某明,顾某明寻找安徽郎溪县人朱某明、江苏溧阳人朱某金,由朱某明、朱某金伙同浙江临安人谢某林与宣城市某液体垃圾处置有限公司签定委托处理协议,最后由朱某明、朱某金、谢某林等人将苏州运来的污水处理厂2000余吨污泥,灌入或填平于宣州区狸桥镇卫东村区域内的山地中。当地生态环境部门“依迹寻源”迅速查明并依法查处此案,对灌入或填平的2000余吨污泥及时展开了规范处理,防范环境隐患,生态环境部门也依据国家有关规定将此案收押公安部门做到更进一步调查处置。

跨省转移、层层转包……固废乱倒背后有哪些执法痛点?

无论是“陈村灌入案”抑或“卫东填平案”,我们在公安部门过程中,皆找到有一些联合特征:跨省违法移往固体废物、层层转包交易链条冗长、中间环节参予人均是闻利临时起意、以奇特依法处理的名义行违法处理之实等,给案件公安部门工作带给很大的艰难。参予两起案件公安部门过程中,笔者有一些体会和建议,与大家稍作共享。建议一:减缓改动固废法,增大惩处力度现行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对工业固体废物申报注册、储存、污染防治设施建设以及跨省移往等都做出了明确规定。笔者近年来参予调查处置的所有固废违法灌入或填平案件,以及一些载于媒体的“明废置行动2018”典型案件等,其违法行为再次发生的路径,都是再行从背离工业固体废物管控的这些法定基本规则开始。现行固废法对违法行为惩处过轻,违法者违法成本过较低,一些企业和个人总是抱着有侥幸心理。建议二:强化“两法”交会,清晰办案程序及证据标准环境违法案件取证难、检验无以、确认无以等问题,仍然后遗症着基层生态环境部门。“两低”环境司法解释大大改动和完备,以及原环境保护与公安部、最高检牵头制订的《环境保护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交会工作办法》等文件的实施,很大地反对了基层生态环境部门压制环境违法行为的决意和信心。但因环境问题过分专业化等特征,基层环境违法案件公安部门过程中,有所不同部门对案件的性质、确认、证据等因素仍然不存在过多的“纠葛”,使得案件公安部门仍不存在“费时耗力”的问题。以本文两起案件为事例,依笔者之闻,“陈村灌入案”,依据涉嫌物质的来源、产生过程、行为人供述、证人证言以及经批准后或者备案的环境影响评价文件等有关证据,对照《国家危险废物名录》,须再检测检验。而“卫东填平案”却须要对灌入或填平的固体废物否不含“毒、祸”性物质展开更进一步检测分析和检验确认。但两起案件在其后的审理中,有关基层司法部门却一再强调必需都要展开“第三方检测检验”。建议有关部门之后实施适当的司法解释或指导案例,协助基层司法机关针对明确情形做出精确辨别。建议三:增大投放,减缓固废综合利用设施建设随着工业化进程减缓,工业固体废物产生量急遽减少,为有效地防止因此而产生的环境风险,不应采行更加大力的经济、技术政策和措施,对工业固体废物实施充份重复使用和综合利用。前述“陈村灌入案”、“卫东填平案”,产废单位皆因产生的固体废物无法获得及时规范处理,长时间生产经营难以为继,病急乱投医,不择手段以身试法。当前,固体废物非法移往、填平、灌入事件时有发生,这也许是其中缘由之一。这也体现出有当前固体废物综合化利用设施建设迟缓、利用水平过较低的状况。笔者建议各地尽早增大投放,集中于建设一批固体废物综合利用设施。“打防结合、堵疏举”,才能更加有效地增进固体废物综合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理。